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物流人物 > 人物访谈

中国物流业发展 志存高远也要脚踏实地
——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际刚

来源:《中国商界》    发表时间:2016年09月07日

分享到:

在全球经济深刻调整的今天,物流业面临着转型升级的挑战。李克强在7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,“推进互联网+物流,既是发展新经济,又能提升传统经济。要推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信息技术与物流的深度融合,推动物流业乃至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。这是物流业的‘供给侧改革’。”中国物流业起步晚,发展提升空间大,发展信息化、智能化物流是实现物流业转型升级、持续发展的有效举措。然而在物流业高速发展的今天,依然面临着很多短板问题,如何推进物流行业持续、健康发展,是我们亟需解决的问题。为此《中国商界》记者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魏际刚。

物流——国民经济的总调度

物流行业在我国的发展应该算是起步比较晚的,中国的物流业是在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工业化、信息化、市场化、全球化、城市化、历史化六大浪潮下产生并发展起来的。

物流是硬质性需求,要满足人们生产、生活的需要,工业化的推进使得整个行业的产业结构对物流供大于求,从过去很多传统的运输、仓储模式,向综合化、一体化物流转变。

信息化浪潮助推物流业发展。过去的物流业是随着消费者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、电商物流、快递等行业中飞速发展起来的,包括我们的物流全球化,现在的“一带一路”、城乡物流。谈及目前物流业的发展背景,魏际刚说道:“中国的物流业是在工业化、信息化、市场化、全球化、城市化、历史化六大浪潮中发展起来的。中国13亿人,PC终端有6亿多人,移动终端有7亿多人,包括全球化、城市化、市场化,而城市化的最终目的是城乡一体化,所以农村物流也会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。在六大浪潮背景下,中国的物流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显著提升。因为物流有很强的连接能力,是国民经济的纽带,也是连接我们经济生产、生活的重要一环。物流做得好还可以成为我们整个国民经济的总调度,因为它能迅速的连接市场,可以反映到生产、企业中去,可以配合资源。过去,中国是被动的全球化,未来中国会是主动的全球化,形成东西方互动的全球产业化浪潮,国际物流讲究全球流动:买全球、卖全球,连接全球、递送全球。”

 

制度——物流行业的试金石

制度很重要,制度有两种作用:一种是推动作用,一种是阻碍作用,好的制度是推动行业发展的试金石;相反,则会阻碍行业的发展。好的制度一定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相互契合,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,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。政策的施行一定是要能推动行业的发展,检验和评估政策,要看它对行业的影响,对消费者的影响,甚至应从对整个国家福利等综合方面来考量和评估。

“四八新政”的出台让跨境电商措手不及,虽然随后又延缓一年施行,但是其带来的影响是不容小觑的,同时也给物流行业带来了很深的影响。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,受多重因素的影响,比如需求、市场、技术(从传统技术向先进技术)转变效率会提升。

魏际刚表示,“四八新政”是对跨境电商平台的管理举措,它对物流业也有着很重要的影响。比如市场需求的重要性,从传统的技术到先进的技术,效率会提升;跨境电商是一个新兴的业态,而且最近几年平均增长率超过30%,传统物流平均增长率低于10%。那么这种新业态是初生的,是高能的状态,只有当它进入到成熟期时,运用的是新兴的商业模式,新兴的技术手段,新兴的业态,需要我们相应的政策、监管方式来进行耦合,绝不能用传统的制度和政策。比如,我们已经进入信息化时代,还使用工业化早、中期的监管政策那就可能阻碍我们新业态的发展。这种情况下,当时“四八新政”的出台就有些仓促,没有充分考虑到新商业模式需要的监管方式和政策。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“四八新政”确实是有一定的影响,需要一个暂缓过程,后期还要作进一步的调整,进行政策评估,而且要广泛地听取生产者、消费者、相关政策主管部门的建议,但是一定要服务于国家整体的利益、行业的利益、人民的利益、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。政策好比一片药,是药三分毒,用好了可以治病救人,而政策这片“药”是要解决问题的,行业发展出现了问题,那么这片药就要对症而治。如果它发展的很好你再让它吃片药,就会起反作用,所以监管要摸着路子走,不能过度监管,监管过度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和反作用。

 

转型升级物流业发展黄金期

6月10日,国务院转发了国家发改委的一篇关于《营造良好市场环境,推动交通物流融合发展实施方案》的文件。魏际刚指出,国家为物流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,我国的物流业是一个多元化的体系,传统的物流业还是主体,比如铁路、公路货运。需要注意的是,物流业正处在完善体系、优化结构、提升功能、大规模走出去这样一个重要的时期,也就是说物流业正处于一个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。我国的“互联网+”对传统工业化时期的物流业形态也会带来影响,以前服务于工业化前期和中期的物流体系就要进行升级,这样通过物联网的手段,即“互联网+高效物流”,这里涉及很多层面,即发展理念层面、技术层面、商业模式和操作层面的。“互联网+高效物流”最终是形成一个智能化物流体系,会涉及多个要素。通过现代信息网络技术进行改造提升的整个过程,比如说,物流业涉及很多领域,包括运输、仓储、装卸、搬运、流通加工、包装、配送、快递等,每个领域里还涉及很多环节,比如仓库还涉及人、车、路、网、库存等很多环节,那么就需要互联网发挥作用。比如说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这些地理信息系统、信息监测、感知识别技术,从最基本的机器,到配送中心、园区,甚至是整个物流企业、供应链系统,更大范围的体系之间实现信息化、数字化、智能化。信息不对称会带来成本很高,效率很低,带来一些不公平的竞争,所以通过信息化、数字化会把一些信息采掘之后的数据变成数字,进行收集、处理,然后形成决策,优化流程、降低成本、对市场做出灵敏的反应,但仅有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,还要形成社会的协同,能够形成大规模个性化定制,系统的集成,使得整个业态发生变化。魏际刚谈到中国物流业的未来发展同时并行着两个方向:一个是继续完善体系,有些薄弱的环节,比如西部铁路还在修,我们城市末端的配送还是问题很突出,体系还需要继续完善,变成一个强大的体系网……这些还都需要完善。与此同时,也需朝着数字化、智能化的路子迈进,这不仅需要实体的物流设施、物流服务,同时层次提高变成智能化的服务。所以说,中国最终是要打造强大的、智能的、绿色的、安全的国家物流系统。这样的物流系统使得各种分散的物流资源能够形成连接、联合、联动,共利、共赢、共享。只有这样,客户在任意时间提出物流需求,系统都能做出实时响应。客户可以有很好的体验,而且成本很低,因为节省了资源,实现了车货匹配、车船匹配,这也同时契合了十三五计划任务中降低物流总成本、总费用的要求。

魏际刚认为,中国经济增速下滑,但物流行业效益提升,商流、信息流效益提升,资金流效益提升,我国的GDP就会上涨一个台阶,可以增加两个百分点,实现缓解下行的影响。物流行业效率提高以后,以前的成本变成了利润,变成利润之后,即变成增加值,变成GDP。
物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基础性行业,也是重要的一环,物流业发展传统如何降低物流社会总成本是一个系统的工程,包括五个层面:

第一,体系层面。从大的体系层面来说,我们要建立中国交通运输体系,完善现代交通运输体系、现代物流体系、流通体系、市场体系、标准体系、供应链体系等。如果,流通体系不完善,流通环节非常多,那么中间费用就会非常高,所以说完善体系很关键。

第二,产业成本。我国的产业布局,结构、上下游的协同、大中小企业之间的协作也非常重要。否则,诚信体系缺乏,大家彼此不协同,会造成很多问题。

第三,企业之间要形成专业化的物流企业,我们国家现在第三方、第四方物流企业非常少,专业化还不够,即使是有些企业在搞物流,但是企业的管理、人力资源、信息系统、业务流程、组织结构、技术装备等这些方面都需要改进,否则就会造成浪费。有些环节很野蛮,装卸、搬运、人力资源、技术装备方面存在问题,机器替代可以保证精准化,否则差错率很高,效率很低。比如快递,用手